icon
当前位置:

监工不如请监理

  按照城市规划,我们原先的平房改建成了楼房,想要套大房子,就又出了一部分钱,要了套三居室。房子虽然不大,却是新的。为了这套房子,我跟老公没少动心思,我主张把墙粉刷一遍就住进去;而老公则主张把房子装修一下,哪怕是最简单的装修也不亏了这新房子。我说装修是需要很多钱的,看看亲朋好友们装修的房子,我都有审美疲劳的感觉,而老公则说,房子简约有时只能说明房主人懦弱。我真不明白,房子不装修怎么能跟懦弱沾上边呢,大概老公要做的是面子工程吧。

  为此,我们争论了很长时间,老公这次没有听我的,他说即使砸锅卖铁也要装修房子,而我则说,要装修钱不够了你去借。就这样,我们的装修计划开始实施。

  装修前,首先要去朋友们家里参观一下,也好有个对比。那一阵子,我们就忙着到处转,半个月内走了十几家,腿都跑瘦了。最终,看好了朋友的一套装修方案。为了能达到最佳效果,还把朋友在装修过程中的经验和教训都记录在案。然后,通过朋友找了那家装修比较好的公司,根据朋友的一些经验,公司又给我们做了三套方案,我们选择了一个方案,只是材料我们自己进,也省了一笔管理费。交上定金,把材料进齐,装修公司进驻。虽然是朋友介绍,可这么大的“工程”我还是有些不放心,老公想请个监理,他说,虽说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吧,可我们也要按程序来做。我说请监理要费很多钱,倒不如我专门请假做监工。

  没料到,这次的假没有白请,由于是我们自己进的材料,装修公司不断地找茬,不是材料这样就是那样,我又是外行,一有问题了,就急忙打电话跟老公说,他急忙赶到家,一番交涉,公司才会继续做他的活。

  这家装修公司做工非常快,然而,质量却也粗糙,装饰的工艺不够细腻,结合处缝隙大,很不雅观。跟施工的人说了,他们见我是个女人,只有敷衍我,我急了,给老公打电话,老公回到家,双方一交涉,他们竟然说,我们给你定的方案,可材料全是你们自己进,这在别的地方可是从来没有的事呀,我们若不在装修上快点,都要赔钱了。瞧,装修粗糙还有理了。这次“事件”迫使我跟老公下决心请了个监理。

  这个监理非常负责,事事处处为我们着想,装修很快就做完了,结束后,我们在监理的陪同下,开始验收,而监理也跟我们介绍着如何验收。看到装修一新的房子,我真觉得这次装修尚属成功的,请监理的钱也没有白花。